何兵:1937,一场风花雪月的死磕

  点击:更新:2016-8-4 15:35:43    来源:转载    作者:何兵   

  1936年11月,上海高等法院检察官对沈钧儒等十四人,提起公诉,指控他们“以危害民国为目的而组织团体,并宣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的主义。”全国上下大哗,知名律师蜂起。25名律师,组成史上最豪华的律师团,死磕检察官和法官,史称“七君子案”。长夏无事,摘抄旧史,自娱自乐。

    1936年11月,上海高等法院检察官对沈钧儒等十四人,提起公诉,指控他们“以危害民国为目的而组织团体,并宣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的主义。”全国上下大哗,知名律师蜂起。25名律师,组成史上最豪华的律师团,死磕检察官和法官,史称“七君子案”。长夏无事,摘抄旧史,自娱自乐。

    一、知名律师被捕,更知名的律师出庭

    “七君子”一案,被捕人中有四位知名律师。沈钧儒,上海执业律师,上海法学院教务长,政法界师徒广布。1949年任最高法院首任院长。王造时,执业律师,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上海光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兼政治系主任。1951年,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1957年划为右派,1971年病逝。沙千里,执业律师。上海法政大学毕业,倾向共产主义,曾组织苏联之友社。1949年后,历任轻工业部部长等职。史良,执业律师,上海法科大学毕业。热心政治,上海妇女界救国会的发起人。1949年任司法部首任部长。

     当年,每位被告可以请三名律师。知名律师被捕,更知名的律师披挂上阵,老中青三结合。

     刘崇佑,59岁,福建闽侯县人,日本早稻田大学法科毕业,曾任北洋时期众议院议员,又曾是周恩来的辩护律师。张耀曾,51岁,云南大理人。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学毕业。孙中山秘书,众议院法制委员长,北京大学法科教授,北洋政府司法总长。江庸,58岁,四川璧山人,日本早稻田大学法科毕业。大理院推事,司法部总长,国立法政大学校长。汪有龄,57岁,浙江杭州人。日本法政大学毕业。大理院推事,北京朝阳大学校长。陆鸿仪,56岁,江苏吴县人,日本中央大学毕业,大理院庭长,修订法律馆总纂。张志让,43岁,江苏武进人。美国哥伦比亚和德国柏林大学法科毕业。曾任大理院推事,北京大学法科教授。辩护此案时,任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他是两年前去世的,人民大学许崇德教授的老师。他是律师团实际上的团长。余人不表。

    二、时代不同了,磕法都一样

    幸福的家庭都相似,死磕的律师也相似。时代虽不同,磕法都一样。不同的是,当年死磕的律师,多出于庙堂。如今死磕的律师,多出于草野。当年的死磕律师朱公亮,回忆律师们的主要策略:

    一、“加强与报界的联系,扩大舆论的作用”——类似今天的“炒作”。当时,各大报将起诉书全文刊载,至于被告的答辩状,报社深知干犯禁忌,不愿也不敢刊载。被告方于是“挽人到上海《大公报》、《申报》馆,晓情喻理,力争见报”。结果,由张志让主笔的两万多字答辩状,在《大公报》上全文刊载。此外,律师们将状纸印成三十二开的小册子——这是活字印刷时代的自媒体,广为散发。行动很成功,“国内外舆情加倍鼎沸”。

    二、延宕审判过程。法庭本来准备速战速决,一次庭审结案。律师知悉后,连夜合计对策——申请法官回避。理由是“被告及辩护律师,当庭要求调查证据有二十余种,无一不遭驳回……”法院收到申请,措手不及,裁决暂停诉讼程序,后来更换了主审和承办法官。律师们再出奇招,申请调取证据。因为检察官指控被告人等,与张学良互通声气,图谋不轨。律师申请传张学良到庭。而张学良因“西安事变”,被军事法庭羁押。律师们出了一道合情合法的难题。令人称奇的是,法官竟然裁定准许,并中止审理,以便向南京军事委员会调阅案卷。此案后来实际再未开庭。

    三、组织围观。当年的“行为艺术”,比今天“高大上”。宋庆龄、胡愈之等十二位国民党元老重臣和社会贤达,到苏州监狱申请入狱。他们说,被告们犯的罪,他们也犯了。各人提了一个装满换洗衣服、蚊香、洗面用具的提箱下车。宋庆龄自己提着箱子,撑着把纸伞走出车站。十二辆黄包车,形成一个长列,浩浩荡荡,直奔高等法院。宋庆龄问:“你是朱院长吗?”答:“不,不,我是书记官长,我代表朱院长……这位代表首席检察官……”宋庆龄说:“我见蒋委员长,他都要亲自出来……”

    四、法庭力辩。1937年6月11日下午,法庭终于正式开庭了。开庭前,法官忽然宣布,禁止旁听。被告人等非常气愤,当即表示,如果不许旁听,他们拒绝发言。律师们声言,取消旁听,就拒绝出庭。法庭最后折衷,准许家属和记者入内。庭审中审判长问沈钧儒:“你赞成共产主义吗?”答:“我们从不谈什么主义……我们的主义就是抗日主义,就是救国主义。”审判长:“抗日救国不是共产党的口号吗?”答:“共产党吃饭,我们也吃饭,难道共产党抗日,我们就不能抗日吗?”

    三、1937,一场风花雪月的死磕

    传说的“七君子”审判,剑拔弩张,但我看有点风花雪月。七君子中,六个男性,两人合住一间,里面堆满外界慰劳的罐头、水果、花。有人探望史良,发现她正在找人给她烫发。胡子婴探监,看到里面摆着两桌酒席,是从苏州有名的菜馆“松鹤楼”叫的。原来看守所所长的儿子,要拜邹韬奋为师,正在吃拜师酒。开庭时被告发言,竟然背对法庭,朝旁听席发表演讲。审判长几次提出:“你转过身来,转过身来”。他们悠悠地转过一点,又慢慢地转回去。

    国民党的监狱,并非都是如此温柔。特种监狱对共产党员进行刑讯逼供,所在多有。背后的隐情是,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准备邀请一些社会贤达,到庐山共商大计,七君子在邀请之列。张季鸾亲耳听蒋介石嘱咐叶楚伧:早点结束此案,不要再拖了。叶说:“先在苏州高等法院对他们审讯一下,然后押解到南京反省院,具结悔过。再由杜月笙出面把他们保释出来,送到庐山开会。”蒋介石有意直接放人,皱皱眉头说:“不要这样麻烦了吧?”而叶想搞臭“七君子”,让他们成为“七小人”。他向蒋保证没问题,蒋这才点点头。结果,被告人等坚决拒绝悔过,叶又搞不定,最终不得不准许取保候审,草草收场。蒋吃了个哑吧亏。

声明:凡注明来自“我辩护”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王甫简介更多>>
  王甫,曾有多年从警生涯,后辞去公职从事执业律师,崇尚法治,追求公正,坚持从法律技术层面推动国家制度建设。

  代理过多起有影响、有难度的案件,在多起海内外有重大影响的刑事案件中进行辩护,办理过数起成功案例;代理、辩护的案件常为各大媒体广泛报道。
经典案例更多>>

让阳光照进法庭——河北王文军等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016-01-15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四)2016-01-10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三)2016-01-08

《重磅》揭密公安“打黑”造案术2016-01-06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2016-01-04

孙某某四亿元盗窃案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判决书2015-12-12

杨金柱:孙某某四亿元盗窃案起诉书2015-12-10

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受贿案今二审开庭求判无罪2015-12-05

周泽: 一个打黑案件背后的黑恶与恐怖2015-12-03

王甫评论更多>>

王甫:李金星被处罚与律师风雨如晦的年代2016-12-08

澎湃新闻:湖南15岁女孩报警称遭强奸,警方:不能证明被强2016-11-24

南方周末:访民被告“敲诈”政府,“消灾钱”成了罪证2016-07-29

界面新闻:广州日报社原社长戴玉庆表示申诉到底2016-07-29

搜狐网:戴玉庆案二审宣判:维持原判 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6-07-22

王甫:深圳警察受贿案  冤得离谱,冤得窝心2016-07-15

封面新闻:内蒙古“公款送礼”案主角杜文获刑有期徒刑12016-07-06

界面新闻:“杜文案”重审宣判贪污挪用公款罪名成立获刑2016-07-04

澎湃新闻:内蒙古杜文案重审二审宣判:比一审少判4年,未2016-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