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奇控诉与辩解

  点击:更新:2015-4-15 17:17:3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2012年10月21日晚上8时许,我在耒阳市蔡伦阳光青少年俱乐部办公室同朋友谈事,突然一队公安武警冲进办公室叫“不许动”,并宣布他们是省厅“1.18”专案组的,当晚把我们4人带到衡阳市公安局,办完手续已天亮,后把我押送到市第一看守所10号监,直到11月7日上午开始将我提外审,外审地点是在白沙洲市禁毒所旁边的对面专案组提审室

    我叫周梓奇,男,户籍地址:湖南省耒阳市大义乡鱼石村九组。

 

    20121021日晚上8时许,我在耒阳市蔡伦阳光青少年俱乐部办公室同朋友谈事,突然一队公安武警冲进办公室叫“不许动”,并宣布他们是省厅“1.18”专案组的,当晚把我们4人带到衡阳市公安局,办完手续已天亮,后把我押送到市第一看守所10号监,直到117日上午开始将我提外审,外审地点是在白沙洲市禁毒所旁边的对面专案组提审室,时间是9时左右,提审工作人作了自我介绍,并未出示证件,后来进来2个,他们介绍其中一个是省公安厅刑侦大队长,一个是市刑侦大队长,接着那个省厅刑侦大队长就对我讲:

 

    他问:周梓奇知道这次为什么抓你吗?

 

    我答:我不知道。

 

    问:你认识肖强吗?

 

    答:不认识,只知道他曾经是耒阳市公安局长。

 

    问:你认识谢文生吗?

 

    答:谢文生怎么不认识,同我一个地方的。

 

    问:接着他又说,你这次得老老实实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那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答:我这一生从来没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要我交什么?

 

    问:接着他又说:你不要狡辩,就走开了。

 

    接着就是由那2个提审人进行审问,一个笔录,他们讲刚才领导也给你讲清楚了,那你就不老实,说你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我给你讲,老实把问题交代清楚,你日子就好过,如不交代清楚那日子就不好过,当时提问人(028899)警号。

 

    答:如是这样讲的话,那请你们到当地派出所和市公安机关去调查了解,还可以到当地调查民众好吗。

 

    问:周梓奇今天你是最后一个提审的,他们该交的已全交了,那就算你老头不老实交代问题,请你配合我们。

 

    答:我这一生没有做任何坏事,而我从小受苦长大的,一直老老实实做人做事,在做生意时也遇到过偷抢的人,可我也恨那些乱七八糟的人。

 

    问:谢文生与你矛盾是怎样引起的?

 

    答:过去关系很好,没矛盾,而我们相互家有什么大小喜事都相互往来。

 

    问:那你两家矛盾以又从何引起的呢?

 

    答: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我对他是没有什么矛盾的,各都有自己的事业,也比较忙,在一起的时间是少了。

 

    问:听说他兄弟俩当时到你矿借采矿证办矿,当时是你不同意是吗?可他兄弟感到很没面子就走了是吗?

 

    答: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当时那各地都有开矿井的没有要证,在当时那年头政策还未规范,各在本地征收土地签了合同就可开办,政策规范后是从2002年才开始。

 

    问:据了解他们兄弟势力比较比较大而还比较霸道,手下带了很多小弟是不是,在当地的影响也比较大,霸占整个地方的矿木,先由他们选收好的,等外材就送卖地方其他矿是吗?

 

    答:至于其他矿我不知道,在我矿上有一次卖矿木的送了几车矿木来,等外材较多,当时我们不收,后来他打着谢氏和旗号说是他要他送来的,后来我们把矿木用得上的按实价验收,等外材按底价作3个收了下来,谈当时不付款,用完后才付款,他答应,后在两个月后也请他再也没送来了,这如是他安排过来的,有可能他们有想法。

 

    问:听说你家里经常开家庭会是吗?按他们所交代的你们兄弟在蒋方林家召开了个会议,为企业的发展安排走黑社会这一块是吗?而还商量如何对付谢氏兄弟及手下的老弟是吗?而开始他们推出周跃飞黑社会,后来还是你提出周跃飞才结婚,还是你妈在之前交代的你的兄弟要照顾好他,当时由于争取不准,是周方毅自己主动站出来,由他负责不要你们管是吗?

 

    答:我家开会是经常开股东会会,个月多的有13次,当时是在煤矿开股东会,由于煤矿投资资金总跟不上来,所以家里要召集会议集资,而当时由于资金不足开矿时间长,又未见成效,当时该借的都借了,发展很危机,一切开会都是确保煤矿的正常运转,不知在蒋方林家开什么会就根本没有这回事,在那时我连自己生存的愿望都快没有了,那还有非分之想去搞斗争,而在那时连我做生意10多年的血本,房都卖了为了煤矿的发展,我们根本想都未想过,还真是冤枉了,而当时外面还有几个股东由于投资没钱了自己退了。

 

    问:周青华受伤害你知道吗?

 

    答:开始不知道,后是听政府的人说才知道。

 

    问:周方毅从煤矿拿了5000元钱还是你同意他的,那你又该不知道?

 

    答:周方毅从煤矿拿钱走了,后来是他父亲打电话给我说方毅这个畜生从他妈妈手上吵架拿了几千元钱,当时他妈不肯拿给他,而他同妈吵起来拿走了,而当时说与他妈借,他妈才同意给了,当时我回问他,连钱拿走了你还打电话给我干吗,他说问知道他要钱做什么,而当时回问他,我这么知道,我又问他你当时做什么去了,他回答说昨晚上煤矿透水,他在井下抢排水了,接着我就说了句,这钱是卖房的钱,借给你们是要确保煤矿的正常运行,我挂掉电话了。可以说那时我连手机还没有个,只有座机电话,只有个BP机,当时为了此钱我兄弟大哥与我在电话里都吵了起来,后来直到公安机关破案抓了他们后我才知道周方毅送钱后来定为协同犯罪判刑,当时我恨他为什么去做这样的事,可他在服刑期间,一直我从未去看过,这可去查询看守所的记录,另外可以到耒阳市公安局调查我去任何人说情没有或去看过没有。此外从7日上午开始提审这几天不给吃不给喝直到晚上9点左右我已没力向他说,后他们才给了一盒方便面给我吃,一直到了8日早上7点多钟他们打了一碗饭给我吃,叫我快点吃,吃完后,他那(028899)号警察说我狡骗,我回答讲的都是实话,没狡骗什么,他又说没有狡骗那我们一起玩吧,我有的是时间同你玩,后马上就给我戴上头微,再给一付护手套戴好,护手套上再用毛巾垫三层包扎护手套上铐上手铐,然后再铐上脚铐,把我带到另间审室(这间审室是进专案室的右边第一间房)的后窗子边,把我吊挂上面,脚不着地,然后脚铐上面再加上吊一根绳子挂上,他们在对拉踩绳子,边拉边问的手段,他那(028899)号警察一到加班使用手段严刑逼供逼迫我承认开会,是就是,在此时我这生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根本就没有开过什么会,你要说什么,你没有开家庭会是吗?我前面给说了家里开会是经常的事,是为了确保煤矿的集资会,从未开过什么商量的对付哪个人的会议,他又讲好,我们就一起玩吧,这样好玩就一起玩下去,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一直从8日早上开始不给吃不给喝,这吊挂踩拉的严刑手段就是22晚,那残暴的做法那真是生不如死的想法时时都有,在中途他用拉踩的手段让我更加难受,有时我叫声,那个(028899)号就到厕所里捡废纸堵嘴巴,不让你喊出声音来,然后他还买着说这好玩吗?在这种惨无人道的刑法中让我人生全失望了,而那双手黑紫色,全身已麻木无力了,后来他又说周梓奇在外面好风光,现看你这狼狈的样子啊!双可怜,我给你说,只要承认开会的事也不是事,而那是过去的事了,他们判都已经判了,只是你接受处罚就没事,这个(028899)又说我没睡觉我去休息了,你有种我让你不承认,接着到了10是的上午那个提问是什么姓雷的(到最后我才听到他喊他的名字雷健成)提问,同时接着说只有我承认了开了商量会议就行了,那是过去的事,以上提问给你许多,只要你承认就没有了,后我回答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要我怎么说呢,要你怎样说还不知道,那冤枉事叫我这么说。那好你不说,行,后来他把我吊挂更高,用脚踩绳子,直到了这天下午快天黑了,如不承认又威胁我讲,那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玩下去,3天不行就108天玩下去,在那几天不给吃不给喝的肌饿残暴严刑逼迫下,中途有两次自己失去支觉,什么也不知,两次他们放下来没有几分钟又把我吊挂上去,他们还说我是装死,(现因想那情景心理就有恐惧感,可怕)我没想到我这生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而还做了许多回报社会的好事善事,却遭到如此的残暴严刑打击呢?太冤了,那就到死都不会心服的,他们迫使我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在那又饿自身又麻木无力支撑的情况下,我只说了你们这样搞我整我要么你们就一枪毙了我。他说:毙了你干吗,我只要你承认开了商量会议就没事了,后来我说不毙了我,天下哪里杀了人都是我周梓奇杀的好吗?他笑说道:我也不要说你杀了人,只要你承认开会一事就行了。后来我只有违背自己的意愿去说谎,按他们讲的进行笔录,此时因为我没有这回事讲不出来,又一直吊我到了晚上11点多钟了,后来他抓住我的手在笔录上签了我的名字才放我下来,在放下来那瞬间我站都站不稳,当时就倒在地上去了,倒坐地上时我感到屁股又痛得气都回不上来,在那时我认为我终生会残废,再不能行走了,后来他们拖我起来到另外一间审室让我坐了,然后他们才给一杯水喝,还拿了几块饼干给我吃,后来又逼我签了字。当时在无奈的情况下只有按他们的意思去签,而在那无法无奈的情况下沿着他们的意思,我只顺着他们去违背自己良心签,同时他们所引诱的话连我根本就没有此事,当时就编了个我和周跃鹏当时提出了反对意见的说法在里面,在此后他们还同我争了一下后再签的字,当晚就把我送到衡阳县看守所8号监(安全员贺鹏飞、朱思怡,郴州汝城人,李逃兵,耒阳市大市人),我在双手受伤不能动和不能自理,全是他们一直帮我打点护理一切事物,从那次后至今双手是麻木的,肩背部变形了,时常痛得厉害,好的我一直还在服药,没有大的效果。

 

    接着在衡阳县看守所提审11日一次完善前面那个会的同话,同样他们是使用威胁欺骗引诱我去讲,如不按他们引诱我去讲录音录相,他们威胁逼迫按他们去讲,此话争议很长时间,后他们说是这样,那又带回专案组提问,在那时他们一提到专案组去提问心理就恐惧可怕,只有伉以他们进行第次录音录相。在那次里面提问有许多引诱语言在,在无奈的情况下,那签字后我都打了疑问号,要注意看才看得清,或在名字后面打了疑问号的签字,在后同样是问话在衡阳看守所,在提问时间一天里他们进行的是低前天,口语首先就威胁,引诱、欺骗、强迫进行,又进行次同样的份录像录音充实材料,我回忆也是一样的签字,而在那时段提审由于双手受伤能手拿笔都拿不了,只有用大母指把笔卡到中间去签,无法用力。然后到(1117日—18日)又一次提审到衡阳市白沙洲禁毒所里提问2天一晚,又一次完善书面的关于商量开会事的录像,再提问我一生来做了什么事在一起的问话与家里资产登记笔录,在此前提同时就给我讲,提你到这里来是为什么吗?我讲不知道。因为我们在提问时你总是要我们教你逼你才讲,所以你自己就得按前面几次讲的如实去完成这次提问,而他们一直在提问题的语气没变,如不按他们要求去做就得吃苦头的,在这种严刑的折磨中这使你依从他们进行笔录完成,在同月26日与29日的两提问在衡阳县看守所提问,这两次都是问我带小弟的事,我从不与混社会的人联系打交道,,而我最恨的就是这种人,他们逼了我说很多人供你是大哥,你说那些人我认都不认识他们,他们供我什么。后来说周跃飞带了很多小弟是吗?答不知他的事,我完全不了解,因为我们各有各的事业在忙,关于带小弟我从未听到人讲过,而加之他忙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他那有时间去玩那些,他们也同时说出很多名字,我一个都不认识,就是周友根一个是本组的人同他们年纪差不多,后来他们接着说周友根不是他小弟吗?我答说两个人是一个组的那有没有联系呢,不知周友根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与周跃飞的关系是怎样我实在不知道,我以前只知道周友根在做木材生意,其它根本不知道更不清楚。后来他又问你不知道周友根那你都做过事,你叫周友根到资利民煤矿给资利民打成轻伤不是吗?答根本没有这么回事,他又说如不老实就不在这里问了,那只有到戒毒室去问好吗?我答没有这么回事你逼迫强加我有回这样的事,答那你们每次先写好给我答行了,不要这样折磨我好吗,争议后只有说各矿和当地有人在可以调查好了,也不遵我说,也不遵你指责我行了,做事的人是当地的人,大家都清楚,后来他们吓唬不到了也没太多过问,后来他们讲他们还会去当地调查取证的。答我们之有回案港的事发生矛盾,当时三急,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处理的,而他停产整改,政府要关掉他的矿井,与我无任何关系和矛盾,接着问周方毅带小弟的事那我更不知道,加之一年没有什么联系,他在永兴那边做事,不可能你不知道,他身边当时有那些你认识的,他也讲了很多名字和他的前犯周青华伤害案那些人你总认识,关于他所提出的名字谢满成是我姑妈的儿子,而由于谢满成从小不听话,我姑妈在世时给我讲,我只要见到他就要骂他,而他一直就怕我不敢见我,至于其他的人我根本不认识,他强加几个我认识,他还说他们都认识你,答他们认识我不奇怪,因为我年龄大,加之在大义做生意做了那么久,我不认识他们,他们肯定知道我,这份2次笔录有许多是他们自己强加给我签字的,他们还说与我又没有什么关系,这一切提问前首先严刑威胁、欺骗、引诱把我们的精神摧垮到崩溃了,就开始引诱你迫使你按他们去做录像录音的笔录到签字。

 

     此后又从衡阳县看守所转到郴州宜章看守所16号监,当时按安全员是宜章县农业局长姓陈(不知道名)局长,照顾我的有曹俊奇、肖小涛照看与护理我,告之等日常事物,背受伤后的疼痛一直是曹俊奇给我第天擦背,有时按背部,转去时间是126日上午。直到1225日上午在宜章看守所提审,在提审前讲,周梓奇今天来是过去所提审材料丢失了,今天重新要做一你录像录音的全笔录,请你如实按以前所讲的去讲,问什么变答什么,如你不配合好我们只有把你带到专案组(专案室提审)你,请你一定配合好我们进行,从开始他们按过去按他们所做的资料与我讲了好几遍给我听,后要我按他们的意思去讲,我实在是讲不出来,一直到了下午快6点了,后来他们就说明天上午再来,他说晚上回宾馆写,好照我所写就按上面去背,先背读再做录像录音笔录,在做笔录同时他们不会象过去样,他们讲了引诱的话,他们不会说的,如看有时背不出来,他们只有用笔写在纸上写给我看读背,到了第二天上午提问前,他们就把写好的材料给我先看了好几遍,可我一看就觉得此事是违背自己,迫使我要按他们意见去完成,所以大脑总怀着怒气与怨恨,就是背不出来,大脑乱乱的,上午又过去了,到了下午接着开始没变一直教我方法,后来他们给我烟抽又闲谈了下,调整我的心态,后来叫我慢慢讲,心不要急,讲慢点如有地方背不出来,他就会用纸写大的字给我看读背,直到快下午5点了,他连做三次的录像录音笔录才完成,此次的笔录全过程,而中途还是有停沌的时候,再加中途我的多次怨恨叹气声的中断,而不知不觉自己叫了大冤了,此词语在里面(可查处),他们说一点处理下,取了我的签字。时间是已人下午6点多了才完成。此笔录是一个姓熊的和一个不知姓名的人,在他们说证时动作很快,由于我又是老花眼,还没看清让已做好了的录像录音。

 

    在2013223日是一个姓魏的(028899)带个人提问,那个人我是从未见过,并未提问什么,就笑着说,周梓奇在这里过得好了,现在还有以前那么风光吗?而我半句话没说,好好在这呆着,后来他们就走了。

 

    在2013228日下午专案组前来提审,从下午2点多钟提问到下午6点多钟,问还是周青华伤害事,此事我单问了,主要是问谷任冬的事,他们问我:谷任冬被你儿子周方仪打了以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答:当时接到谷文权电话说周总你儿子周方仪给谷任冬打了一顿,还把谷任冬拖到车上去了,当时接了电话我急问在那个地方,谷文权回说是金阳路富康洗脚城门口,后来我就急于赶过来,大概78分钟左右到了,见到谷文权我就问他们人呢?文权说周方仪拖到车上去了,我问他是往那个方向走的,他指着是往三湘明珠这方向走的,后我又问他有没有人追过去了,他回答有去追了,我就马上打了810个电话给周方仪,而他一直未接,当时我心理很急,停下来接着又问谷主任(文权)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事引发打的,那谷任冬你熟吗?接着谷主任(文权)讲,谷任冬是他一个村的人,当时同我在富康洗脚听到谷任冬接个电话就说是周方仪打来的找他,过了几分钟谷任冬就下去了,周方仪也过来了,我立即也跟了下来在后面,看到你儿子方仪象喝了很多酒喝得脸红红的,一见到谷任冬时就从地捡了块砖头砸了谷任冬身上,当时我想跑过去拦阻他们,后来他马上就把谷任冬拖走了的过程,当时谷任冬被打听到方仪说了什么,谷任冬你为什么砸了谷小俄的砖厂的一句话,后来我又问谷主任(他是船江村主任)你同他关系怎样,他说关系还可以,后来我就与谷文权主任谈了我家周方仪个性比较强,同我在个性上总是有些不合,我在家教育他、管他经常同我争吵起来,说我管他自由了,他说他也是大人了,不需要我去管的矛盾,我也拿他没办法,我心理又急,当时怕他喝多了让做出些出格的事来,后来文权主任看了我心理很急他又说,周总你不要急,事已出了我也知道周方仪的性格很强,一般人是难已说服他的,这个事只有看方毅能给他说一下,再叫他姑父蒋方林与他说说,我个人看3人一起到时叫他们双方一起坐下来协调处理下应该没问题,后来我说这个事就拜托你了,先把人治好,至于医药费用你们先给我代出多少不管,一定把人先治好,然后再叫他们一起协调,而一定要周方仪到场当面给人家赔礼道歉,处理不要让人家有意见,后谷文权答应有方林和方毅应该是没问题的,接着我就给方林打了个电话,又给方毅打了个电话,与他讲无论如何要辛苦你跟方仪一起到场协调处理,如我去方仪是不会到场的,做好方仪工作,是要他给人人家赔礼道歉,要让人家满意。周方毅给我电话说他打通电话给谷任冬,他答应来,后来一直没看见他来,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接着我与他讲即然耽误了时间就一定要辛苦多等下,那我马上给你大姑父打个电话,叫他联系,挂了电话马上我就给方林电话,方林接,电话答应了你放心,我马上联系谷任冬,这事就不要我操心了,此后他们3人没有任何人给我电话,由于当时我事也很忙,也忘了过问一直以为他们已经协调好了。

 

    此后在201353日上午从宜章转过来时在车上他们问,周梓奇你所做一事到现在有什么想法?我接着说我太冤太冤了,你笑什么,当时我也说了你这样搞我,现在连我的背部一直痛还变形了。后来,他们什么就未讲了,到了又把我带到戒毒所里面(时间是中午12点不到),又讲给做一份关于按前逼交的开会商量准备混社会的事的材料,强迫我按前面他教我如何讲的去讲,一直为了围绕此材料去讲,我讲不出事,从中午12时一直逼我,中途那个叫雷健成的警察用力打了我两个耳光,强行逼迫我按他前面教我的去讲,接着那(028899姓魏的)警察又说,周梓奇你认为你现在可以悔了是吗?那你错了,这次我们对你此案又延期3个月时间,如不行那又把你带到那边专案室去审,试试看吗,打你又怎么样,你去喊吧,去喊天吧。后来我讲你们也有父母所生,我同你父母年纪差不多大,你到时要说你没打人,他回答说:打你又么怎样?接着又使劲给我打个耳光,逼迫我按以前他们教我的去做了份补充材料的笔录,还从中午1点至下午6点完成签字,完后把我送到衡南县看守所7号监,现调6号监室。

 

    此后到2013925日在衡南看守所提审进行财产的问话:

 

    在2013925日提审(衡南所)补充提问有关泗马塘矿与资利民打架纠纷的审问,后根本我没有叫人打击资利民这回事,他强迫有此事,而还把资利民打轻伤一事的逼迫笔录,根本没有此事,可调查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及人民,此笔录我签了与我说的一样的签法签的字。

 

    然后到10月底他们一起到这里作了一次问话,主要是对过去所讲的材料笔录不是不事实的笔录,那请法官律师查阅下以上的所有笔录与签字疑问号和我说的一样的签法,一定注意查阅注意看。

 

                                       

                                      周梓奇自记于衡南县看守所

                                      20139

 


声明:凡注明来自“我辩护”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王甫简介更多>>
  王甫,曾有多年从警生涯,后辞去公职从事执业律师,崇尚法治,追求公正,坚持从法律技术层面推动国家制度建设。

  代理过多起有影响、有难度的案件,在多起海内外有重大影响的刑事案件中进行辩护,办理过数起成功案例;代理、辩护的案件常为各大媒体广泛报道。
经典案例更多>>

让阳光照进法庭——河北王文军等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016-01-15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四)2016-01-10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三)2016-01-08

《重磅》揭密公安“打黑”造案术2016-01-06

《重磅》华北“鸽王”为何被打成“黑社会”?2016-01-04

孙某某四亿元盗窃案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判决书2015-12-12

杨金柱:孙某某四亿元盗窃案起诉书2015-12-10

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受贿案今二审开庭求判无罪2015-12-05

周泽: 一个打黑案件背后的黑恶与恐怖2015-12-03

王甫评论更多>>

王甫:李金星被处罚与律师风雨如晦的年代2016-12-08

澎湃新闻:湖南15岁女孩报警称遭强奸,警方:不能证明被强2016-11-24

南方周末:访民被告“敲诈”政府,“消灾钱”成了罪证2016-07-29

界面新闻:广州日报社原社长戴玉庆表示申诉到底2016-07-29

搜狐网:戴玉庆案二审宣判:维持原判 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6-07-22

王甫:深圳警察受贿案  冤得离谱,冤得窝心2016-07-15

封面新闻:内蒙古“公款送礼”案主角杜文获刑有期徒刑12016-07-06

界面新闻:“杜文案”重审宣判贪污挪用公款罪名成立获刑2016-07-04

澎湃新闻:内蒙古杜文案重审二审宣判:比一审少判4年,未2016-07-04